“岁月中的法甲”为广大球迷朋友们持续讲述有关法甲联赛的历史故事。因为球员都在想方设法为自己谋取更多的金钱利益,所以那些秉承业余精神至上的卫道者对球员们的做法极为不满。

行至二十世纪二十年的末期,有关“法国足球是否职业化”的论战成为一项始终在辩论的话题。反对者群体中的一部分人认为业余足球始终传达着“高尚、高贵、高雅”的特点,若是职业化之后,足球项运动就需要与金钱为伴,这无疑是足球“堕落”的标志。

在足球管理者群体中,反对的声音也不在少数。资历丰富的巴黎足球联合会秘书长维埃尔把一切罪过都推到了球员身上,他认为正是球员非健康的思维状态导致他们将眼光瞄向金钱,所以重新找回业余精神光辉的说辞也开始被维埃尔所倡导。

维埃尔的支持者中不乏全国各地俱乐部的管理者,很多时候,面对球员们的“收入分成”要挟,这些俱乐部的管理者们只得将金钱双手奉上,这也使得这些管理者难以根本性操控球队事务运行。

更有社会思考的反对者则站在了球员们的角度审视问题,一部分人认为球员属性变成职业之后会对球员人生规划有重要的影响。比如,一名球员可以在15-35岁的年龄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而当这项工作成为职业之后,球员将要面对大量的训练和比赛。但是,当球员年纪大了,无法继续在球场上踢球了怎么办呢?长时间的训练比赛让他们少有机会再去学习新的技能和各行业的知识,所以他们很有可能在结束球员生涯之后于社会边缘讨生活。

在业余化论调脉络丰富的反面,职业化的坚持着们意见极为统一。他们认为一项运动当有了广阔的社会覆盖面之后,这项运动的参与者便应该有走上职业道路的思索。同时,从概念上来看,“职业球员制度”和单纯的体育精神之间完全是两回事,二者也绝对可以良好的兼容。

在那个时代,足球早已没有了精英化的迹象,大众化的发展方向也是足球运动可以不断繁荣的根本。

绝大多数球员们自然对推进职业化趋之若鹜,但是他们口中的说辞并没有聚焦于金钱与利益之上。以效力于巴黎竞技俱乐部中的法国国脚比盖为首的一批球员们认为只有建立职业化足球体系才会促使足球运动的竞技性全面提升。因为在职业化之后,球员们便有了大量雕琢技术、演练战术、增强身体机能的时间和空间,球员个体的竞技水平提升之后,足球运动的整体水准也会得到相应的提高。

即使反对者坚持自己的说辞,但是职业化的趋势终究不可阻挡,当1929年1月12日,法国足球理事会召开时,新的时代随之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