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 1712 字,阅读时间预计 4 分钟。

今天,一篇报道刷爆了国内体育圈,据体育商业新媒体《体育大生意》报道称,在本赛季结束后,八一男篮将正式解散,退出 CBA 联赛。该篇文章写道:“随着 2019 - 2020 赛季即将结束,曾八次夺得 CBA 联赛总冠军的八一男篮也将退出 CBA 联赛。需要指出的是,过去两个赛季,八一男篮均是以特邀参赛球队的身份参加 CBA 联赛的,参加 CBA 联赛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备战 2019 年军运会。而随着如今八一男篮退出 CBA,宁波富邦集团将重新获得 CBA 联赛参赛名额。”

针对这则报道,八一男篮领队刘玉栋进行了辟谣:“从未接到组织上队伍变动消息,球队训练工作一切正常,感谢球迷关注,不信不传,造谣可耻”。八一男篮助教胡克也表示:“队伍训练工作正常,感谢大家一如既往的关心和支持,就是天太热,需要降降温。”

展开剩余78%

刘玉栋和胡克辟谣没过多久,又传出了八一男排将退出即将于 8 月 20 日开打的中国男排超级联赛。在中国排协的官网上,原本被分在 D 组的八一男排已不见身影,只剩下另外三支队伍的赛程。据相关人士向国内媒体透露:“八一请假了,整个联赛都不打了!”而八一男排老将、中国男排前队长仲为君对于八一男排缺席今年联赛则回应道:“因为疫情风险大,所以这种决定是为了方方面面考虑的,一切听从指挥!”八一男篮和八一男排退出职业联赛的消息在同一天传出,也令人不免担忧起另一支球队八一女排的前途命运。其实,相关传闻已不止一次地出现过,每次传闻一出,也都会引发一轮关于部队体育是否应该与职业体育脱钩的讨论。

“八一队” 是中国体育界一个特殊的符号。八一足球队、八一男篮、八一女排、八一乒乓球队、八一游泳队……这些隶属于八一体工大队的优秀队伍,都曾在中国体育历史上书写过属于自己的辉煌历史,为中国体育输送了大量优秀人才,留下了至今令人记忆犹新的辉煌时刻。

但是,随着中国竞技体育步入职业化时代,市场经济与八一体工大队的体制之间出现了越来越多无法调和的矛盾。比如,在球类团队项目中,八一队受体制所限无法引进外援,这让他们在竞争激烈的职业联赛中处于下风。早在十几年前,八一男足便率先撤编解散了。

在 CBA 联赛中,八一男篮曾经战绩彪炳,球队前后共八次夺得 CBA 联赛总冠军,其中还包括 1996-2001 年的联赛六连冠。不过近些年来,许多 CBA 球队都加强了球队运作与商业投入,联赛竞争日趋激烈,八一男篮除了新老交替缓慢、整体实力连年下滑等问题外,球队的体制弊端也逐渐显现。为照顾全华班八一队,CBA 为他们制定了“四节 4 人次,末节单外援”的“八一条款”,不过这项政策依然没能阻止八一队走向没落。如今 CBA 顶尖球员的合同已高达千万人民币以上,但据国内媒体报道,八一男篮一年的经费也不过 300 万人民币左右,大部分球员还领着万余元的月薪,巨大的落差之下,八一男篮再想通过体制优势来招揽全国顶尖苗子已不太现实。

从2011-2012赛季至今,八一男篮已经连续九年与季后赛无缘,并且,他们已经连续四个赛季排名垫底。最近两个赛季,围绕着八一男篮的负面新闻不少,球队纪律涣散,年轻球员不思进取、顶撞主教练王治郅,一系列问题都指向了八一男篮的固有体制与职业化改革不断向前的 CBA 联赛之间的矛盾。而八一男排和八一女排的情况也与八一男篮相仿,正是由于球队在薪资待遇、康复保障、人员流动等方面都严重落后于其他竞争对手,导致球员无法充分调动自身积极性,球队缺乏竞争力,实力超群的球员无法获得更大的展示平台,于是慢慢就形成了一潭死水,鲜有波澜。

2017 年底,八一体工大队完成了隶属关系的转化,转隶之后的八一体工大队隶属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军事体育训练中心,这意味着有着 66 年历史的八一体工大队正式划上了句号。原大队中所属的球队,除了参加联赛的队伍可以沿用 “八一” 的名称之外,其他队伍将不再冠以 “八一” 的名称,此举也被视为部队球队逐渐退出职业联赛的一个开始。

据国内媒体报道,八一男篮队将继续保留,不过不会再参加职业联赛,并且将重新招募球员。如果真如传闻说的那样,宁波富邦集团将重获 CBA 参赛名额,那么邹雨宸、付豪、雷蒙等一批球员可能会办理退伍转业,流入转会市场,这些年轻的国手真的不缺下家……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违者必究!